主页 > Y默生活 >「不行动」的力量:什幺时候「有所行动」反而让事情变得更糟? >

  • 「不行动」的力量:什幺时候「有所行动」反而让事情变得更糟?


    2020-06-11


    如果某个问题出现时,我们透过「行动」来解决问题,并因此获得更好的结果──那是「行动」的力量。相反,如果问题发生了,我们不有所行动,也不尝试去解决问题,但却因此获得(比有所行动)更好的结果时──那就是「不行动」的力量。

    本篇就来谈谈后者。什幺时候我们不对某些事件做出反应、行动,结果会比有所行动来得更好?什幺时候「有所行动」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?

    我知道,这听起来很反直觉,且听我举一些例子。

    想不通的东西,要用「不去想」的方式面对

    想像这一个情景:

    你可能也有经历过以上的情景──当面临难题(而不是容易的问题)时,无论付出多少努力也依然没任何进展。但当你放鬆自己,不去思考该问题时,问题的答案却出现了。

    我自己就经常经历这种情况,每次我写文章或写书写到「卡住」时,如果选择坚持写下去,那幺结果多半是瞪着萤幕老半天也没任何进展。但只要我选择放下工作,出去走走或洗个澡之类的,我通常就会想到接下来要怎幺写下去。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呢?

    我曾在《深度学习的技术》一书里解释过这点:

    从这里,我们可以看到「不行动」的力量──不急着去行动、不盲目的行动,只是放鬆自己,就有可能带来更好的进展。

    当然,这里的难点不是散步、洗澡和睡觉,而是我们往往会有一股「想赶快做些什幺」的冲动,这一种冲动会让人更用力地绷紧神经,专注地去思考知识/问题的含义,而不会想到要放鬆自己、抽离自己。

    人们的常识以为,行动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手段,而无法解决问题,通常是因为不够行动力不够,但事实并非总是如此。有时,是因为你太专注于行动、太执着于马上行动了,所以才看不到更好的解决方案。

    有一种行动力,叫过度干预

    什幺时候「有所行动」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?一个生活里常见的例子、现象,就是过度干预。

    我们曾在思想家纳西姆.塔雷伯(Nassim Taleb)的着作《反脆弱》一书的解读文章里谈过什幺是过度干预,里面我们还谈到了一个例子:一个人每次生个小病都吃抗生素,这一举措表面上看是件好事,因为抗生素能消灭体内的病菌,让他的病情痊癒。但与此同时,此人的身体也丧失了锻炼免疫系统的机会,久而久之,免疫系统的能力因而退化了,结果他变得更容易生病了。

    再举一个例子:

    我们生活里也能常见各类过度干预的例子:父母对孩子的管教过严、保护过多,结果孩子心智成长缓慢;老闆过度管制员工的工作方式,给员工的自由太少,结果员工无法发挥;政府的政策对市场与经济进行干预,结果弄巧反拙。

    所有这些情况,都可说是「行动力旺盛」带来糟糕结果的例子。

    反之,如果父母可以让孩子跌倒,然后让他们自己爬起来,父母只在旁监督观察,孩子将能更好的学习成长;老闆可以让员工自由发挥,给员工自主性,这样员工反倒会更卖力工作、表现更好;不少经济学家认为,如果政府少对市场制定一些官员自己也不太清楚后果的政策,市场的生态反而会更好、更繁荣。所有这些例子,都是「不行动」的力量。

    但这还不是全部──「不行动」还能在某些情况下,带来更高的财富增长。

   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投资建议

    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·泰勒(Richard Thaler)是行为经济学的开山鼻祖,同时也是基金投资顾问,并且业绩相当好──经济学家在股市获利并不常见。

    在泰勒的着作《不当行为》一书中,他提到了一个有趣的投资建议:

    泰勒给出这一建议的原因很简单:

      股票虽然时有下跌,但从长期来看,股票的整体都是上涨的。这也是为什幺股神巴菲特的投资特点之一,就是简单的「买入后长期持有」。我们曾谈到过,人们有损失厌恶(loss aversion)的倾向。损失100美元的痛苦程度远大于得到100美元的喜悦程度。如果你常看财经新闻的话,那幺你很可能会对新闻产生过度反应──你很可能会被股票的随机跌幅而吓着,因而冲动地抛售手头上还会上涨的股票──皆因损失厌恶让人们趋于损失规避,而不是获益。反之,不看财经新闻,尽量减少检视自己的投资结果、赚亏多少(泰勒建议一年一次就好),那幺反而能减少自己因冲动而做出错误的选择。

    这其实并不容易,因为人们「总想做些什幺」,例如,散户们会希望能在股价最低点买入,然后在股价最高点卖出,所以他们才常常检查股价、研究财经新闻,并试图从股价的随机波动中找出规律。但有投资经验的人都知道,这些散户多会以「被收割」的下场结束。

    而如果让他们复盘自己过往的决策,人们往往会发现,如果当初能把交易频率减到最低,减少对投资组合进行调整,不做出任何买入又卖出的行动,他们会获利更多。

    拳击手与垂钓者

    我认为,人的思维方式可粗略分为两种,一种是拳击手的思维方式,另一种是垂钓者的思维方式。

    如果你身处在拳击比赛,那幺你应该有所行动,始终保持行动,而且要尽全力的、尽快的行动,你才能胜出。如果你是拳击手,那幺「不行动」就等于坐以待毙,那可不是一个好的选项。

    但如果你是垂钓者,那幺你要做的东西就和拳击手迥然不同了。你需要耐心的等候鱼儿上钩,你要做的是刻意的等待、刻意的不行动,以免惊扰了鱼儿──至到行动的时候到来。

    当然,哪怕是垂钓者,在其採取「不行动」之前,他还是需要做出许多的準备,他需要準备鱼饵、购买装备、找到好地点、等待好天气等等,要到一切都各就各位后,他才能开始「不行动」的等待鱼儿上钩。

    拳击手会认为,世界的进程是可以被控制的,结局是可以被掌控的──只要我足够努力、足够用功,就能打败对手、决定未来。对拳击手来说,行动决定一切,因此他们「总是想做些什幺」,总有某个敌人需要被打败。

    垂钓者则谦卑得多,垂钓者知道鱼儿要不要上钩,天气好不好,那不是凭自身意志能决定的事情。这倒不是说垂钓者会听天由命,他知道,他必须做好许多的準备功夫,才会有满载而归的一天──事实上,他会把绝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做準备,不停的做準备,直到机会来临。

    与拳击手相比之下,垂钓者更倾向于採取「顺势而为」的行为方式,而不是「人定胜天」。虽然垂钓者也认同行动很重要,在鱼儿上钩的那一刻,行动必须及时且恰到好处才能成功。

    但行动只是结果的一部分因素,而不是全部因素。无论是拳击手还是垂钓者,这两种思维方式并没有谁比谁好。在不同的局里,在不同的游戏规则里,在不同的行业里,在不同的人身上,它们有各自不同的优势。

    让我们来暂停一下。现在,试着让大脑什幺都别想,让大脑一片空白五分钟,把你的眼睛闭上。

    你会发现,你的大脑根本无法停下来,大脑总是有东西要想,有东西要做。

    人们总是追求更高的行动力,但在我看来,人们最欠缺的「未必」是行动力,而是刻意、有目的地「不行动」的能力。

    当然,无目的、被动的「不行动」,那只是一种惰性。有目的、刻意的「不行动」,那才是一种力量。


    我们曾在这篇文章谈到过一种战略,叫「战略性拖延」。那也是一种刻意「不行动」的应用。行动力有其益处,行动力并不是无用的,但它有被过度高估之嫌。「不行动」有其坏处,有其弊端,但它有被过度低估之嫌。

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